Monday, 6 July 2015

八風 (星雲大師現代詮釋 )

「八風」是指我們在生活上所遇到的稱、譏、毀、譽、利、衰、苦、樂等八種境界,能影響我們的情緒,所以稱為「風」。……不識本心,活在「妄想狂風」的飄搖中,身心何能解脫、自在?

世間上的人,經常為了別人的一個眼神、一個表情、一個手勢,或者為了一個空間、一點利益,稍不合己意,內心就颳起了颱風、激起了地震,瞬間把自己推進羅剎鬼國受苦。例如:多少人在股票的漲跌之間團團轉,多少人在官職的升降中痛苦不已;就是現在你意外中獎了、升官了,試問自己:我的心動不動呢?過去所謂「八風吹不動」,到了現代,恐怕已經不止八風,海風、山風、口風、權風、空穴來風、平地起風波……人間能吹動我們煩惱的風,真是太多了。

宋朝蘇東坡在江北瓜州地方任職時,與江南金山寺只有一江之隔,他常和金山寺的住持佛印禪師談禪論道。有一天自覺修持有得,就撰寫了一首詩,派遣書僮過江,送給佛印禪師印證,詩云:「稽首天中天,毫光照大千;八風吹不動,端坐紫金蓮。」意思是說,我頂禮偉大的佛陀,蒙受佛光的普照,現在,我的心已不再受外在的八風所牽動了,好比佛陀端坐在蓮花座上一樣。

佛印禪師看完後,一語不發,只批了兩個字──「放屁」,就叫書僮帶回。蘇東坡一看,氣得七孔生煙,連忙叫書僮備船。船到金山寺時,看到佛印禪師正站在岸邊笑著迎接他,蘇東坡氣得衝上前理論:「禪師!我的詩偈,哪裡不對?你怎麼可以開口就罵人呢?」佛印禪師大笑說:「你不是八風吹不動了嗎?怎麼我一句『放屁』就把你打過江來了呢?」

人生在世,難免有好有壞,有毀有譽,所以,我提出「一半一半」的人生哲學。一半有白天的光明,也必有一半黑夜的存在;有百花開放溫馴的春天,也會有酷寒嚴冬的來臨。

有一次寒山問拾得說:「如果有人穢我、欺我、辱我、輕我、賤我、惡我、騙我,應該怎麼辦呢?」拾得回答說:「那麼只有忍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,過幾年你且看他如何?」忍他,耐他是培養心量;避他、由他,是減去紛爭的妙方;敬他、不理他,則是尊敬你的對手,讓自己更茁壯、強大。就像打籃球,在球場上,若沒有敵手,球賽也無法舉行。

人活在這個世間上,必定要面對榮辱得失的考驗,得意時會感到榮耀,但是失意時也不用患得患失、自我否定。因為世間無常,榮辱得失只是一時的,對於榮辱太過計較,就會受到榮辱所牽制;對於得失太過計較,就會被得失所桎梏。因此,我們應該要學習「風來疏竹,風過而竹不留聲;雁渡寒潭,雁去而潭不留影。」當毒箭惡語傷毀不了我們,毀譽榮辱動搖不了我們時,就是「八風吹不動」的自在逍遙人了。

八風提問

問:生活中,如何做到心不為外境所動呢?
答:佛門裡面常講「如如不動」,佛菩薩聖像裡也有「不動明王」、或「不動尊」,而人人所知的地藏菩薩,就是「安忍不動,猶如大地;靜慮深密,猶如秘藏」的意思。我們能做到身心都不急促,不妄動,就是安身立命的妙方。
這裡有四點意見:

第一、喜怒不動身安泰:
每天二六時中,面對喜怒哀樂的境界,都不為所動,我就能身心安泰,日子也就很好過。因為,你講我好,我未必好;你講我壞,我也未必壞,能夠如此「毀譽不動於心」,可謂參透人生;能夠做到「喜怒不形於色」,則是修養到家了。

第二、好壞不動法界寬:
人生在世,好的境界、壞的境界,不會沒有遇到的。甚至好人、壞人,也都會讓我們碰上。吃虧時,我不動之於口;施人之恩時,也不必發之於言;乃至面對貧賤不動於心,我就能淡泊明志;面對炎涼不激於氣,我則能寧靜致遠。無論好壞,都不會為這境界所障礙,那麼,這法界就能任我遨遊。

第三、得失不動心自在:
生活之中,有時候會有所得,有時候也有所失。比方投資股票,看到漲停板,心生歡喜;遇到跌停板,傷心失意。在這得失之間,如果能夠體會到得了一定會失,失了也不必怕,還會有再起來的時候。 能得失不動,一顆心就不會七上八下,自能自在灑脫。

第四、稱毀不動佛國現:
人家稱讚我、毀謗我,我都能不動心,所謂「利、衰、毀、譽、稱、譏、苦、樂」,真正「八風吹不動」時,我才能「端坐紫金蓮」。到了這個時候,那真是安詳的佛國淨土。
佛陀在印度菩提樹下發願,若不開悟,誓不起動,六年不動,終於睹星悟道;菩提達摩在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,長坐不動,慧可仰慕高風,斷臂求法,而開後來禪宗一脈。
所謂「安之若素,不為所動」,這不動之妙,若親身實踐,可以會得。

(摘自星雲大師《星雲法語》)
文/星雲大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