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8 May 2015

摧滅瞋恚得無憂 佛教故事

昔日佛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,城中有一位婆私吒婆羅門女,很有善根,見到佛法僧三寶,信心清淨,便歡喜皈依;聽聞苦集滅道四聖諦法,隨即掃除諸惑,獲正知見,得到初果。

有一天,她為丈夫婆羅突邏闍準備飯菜時,不小心滑了一跤,幸好沒什麼大礙,她扶地起身立刻雙手合十,喃喃念著:「南無佛陀、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,說法第一、大雄世尊……」藉由稱念佛號以平撫自己的驚慌,並提起覺性。

她的丈夫聽到碰然聲響,匆匆跑來關切時,看到這一幕,不禁勃然大怒:「你是顛狂的旃陀羅嗎?還是被旃陀羅下了蠱毒,變得如此愚癡!竟然不知禮敬我們尊貴的大婆羅門,而去崇拜一個又黑又瘦的禿頭!他那一派胡言亂語,只有賤民階級才會信以為真,沒想到你竟然跟他們一樣糊塗,走!帶我去跟那個禿頭沙門理論。」

婦人好言相勸:「世尊的智慧,一切沙門、婆羅門、天人、魔王所不能及,世尊的威德,三界人天所共尊重,請你千萬別如此失禮,冒然前去,打擾僧團的清淨!」

但是婆羅突邏闍一意孤行,氣沖沖地前往祇園精舍,問訊之後,一坐下便故意以偈語問難:「摧壞何物得安眠?除卻何法獲無憂?是何一法能死滅?瞿曇沙門為我說。」

佛陀並不以為意,當下也以偈語回答:「摧壞瞋恚得安眠,除滅瞋恚得無憂,瞋恚詐親能死害,摩納如是應當知,滅除瞋恚聖所讚,能害彼者得無憂。」

世尊的慈悲善解,語重心長地勸誡眼前年輕氣盛的婆羅門行者,必須除滅瞋心之害。頓時,婆羅突邏闍被世尊的威德和莊嚴所攝受,默默地聆聽、思惟如甘露般清涼的法語。

佛陀於是循循善誘、示教利喜,一一說明善修布施、持戒、禪定等法門,並告訴他:「欲愛長養一切煩惱,為生死輪迴的根本,修行方為解脫出離之道。」

婆羅門一時心開意解,踊躍歡喜。佛陀知道他的心調和柔軟了,並無狐疑,進一步又開示苦集滅道四聖諦義。

此時婆羅突邏闍十分專注清淨,剎那了達諸法,斷惑證真,合掌向佛稟白:「世尊,弟子已發出離心,一心皈依三寶,受持五戒為優婆塞,護法護教,永不退轉。」至誠頂禮三拜後,才告辭返家。

一到家門,看到等待許久的婆羅門女,丈夫滿面春風地訴說這不可思議的經歷。

「今生能得遇大善知識,聽聞佛法,真是我們莫大的福報!」婆羅突邏闍於是告訴妻子,自己已發出家修行之心。妻子亦喜極而泣,為他準備了三衣,以滿心的祝福目送他離去。

再次來到祇園精舍,婆羅突邏闍以謙卑恭敬的心,虔誠頂禮佛足,並請求出家修行。

佛陀歡喜應允後,這位婆羅門行者蠲除以往的驕瞋習氣,精進道業,不久即證得阿羅漢果,生死自在,永不受輪迴之苦。

省思

俗話說:「一念瞋心起,百萬障門開。」孔子亦諄諄教誨:「君子有三戒:少之時,血氣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壯也,血氣方剛,戒之在鬥;及其老也,血氣既衰,戒之在得。」當我們在稱念讚佛「三界導師、四生慈父」之時,應時時返觀自照,「佛者,覺也」,這念心當下能夠作主,方是自己的主人;應當時時以覺性為導師,出離三毒之苦,方能於三界中無害於人,修自利利他之菩薩行,早脫輪迴苦,登極樂之彼岸。

典故摘自:《別譯雜阿含經.卷四》
來源:中台世界-佛典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