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8 April 2018

面对嗔怒,宽容是一种美德 《圣严法师禅修精粹》



嗔心毒害最大,害人害己,是 双重的罪恶    灭嗔心是修行的必经之路。

在贪嗔痴疑慢五毒中,是烦恼毒的根源,所谓一念嗔心起,八万障门开。在日常生活中,贪欲可以隐藏在内心深处,而很少有人能够喜怒不行于色。大多数人是喜怒无常的,快乐可以不动声色,而怒气却往往很明显地就浮现在脸上或者付诸于报复之中。
圣严法师说:生活中,很多人只要心中有嗔有怨有恨,很快就从面色、言辞、行动上表现出来。修行人要得心安稳安定,感到喜悦安乐,一定要把嗔心除掉。有些人没有表现贪欲,但嗔心很重;他不求名位、利禄、权势,也不想追求男色、女色,但对很多事情、很多人都看不顺眼。既然对任何事都怨忿不平,对任何人都采取对立的心态,心中岂能安定?在贪嗔痴这三种最常见的烦恼心中,圣严法师认为嗔心的毒害最大,因为贪往往是需要个人来背负的重担,通常只是带来个人的烦恼,而嗔怒的爆发是有指向性的,一旦发作,害人害己,是双重的罪恶


 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,宽容心能够化解嗔怒的戾气。    要以一颗宽容心对人对己,以一种豁达心境对人对事。

嗔怒常常发生于不知不觉之间,当人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时,却往往已经失控。嗔怒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,奔跑的方向已经难以掌控,只能在它闯祸之后,自己再来面对一个更加尴尬、更加难以把握的结果。杀嗔心安稳,杀嗔心不悔;嗔为毒之根,嗔灭一切善,因此,人往往会有悔,但是能将这错误归结到自己身上的也是少数,很多人甚至会认为这易怒的品性来自于自己的父母。之所以会有这样荒谬的想法,一方面可能是愚蠢;另一方面,则可能是刻意地推卸责任。

有一位学僧请教禅师:我脾气暴躁、气短心急,以前参禅时师父曾经屡次批评我,我也知道这是出家人的大忌,很想改掉它。但是这是一个人天生的毛病,已成为习气,根本无法控制,所以始终没有办法纠正。请问禅师,您有什么办法帮我改正这个毛病吗?
禅师非常认真地回答道:好,把你心急的习气拿出来,我一定能够帮你改正。
学僧不禁失笑,说:现在我没有事情,不会心急,有时候遇到事情它就会自然跑出来。
禅师微微一笑,说:你看,你的心急有时候存在,有时候不存在,这哪里是习性?更不是天性了。它本来没有,是你因事情而生、因境而发的。你自己无法控制自己,还把责任推到父母身上,你不认为自己太不孝了吗?父母给你的只有心,没有其他。” 学僧惭愧而退。

故事中的学僧就是一个典型的没有认清自己嗔心源头的人。他把自己的脾气暴躁、气短心急归咎到父母身上,却不知这样的品性本非天生,而是后天养成的。既然如此,嗔心就是能够改变的。一个人若能够时刻提醒自己以一颗宽容心对己对人,以一份豁达的心境面对人与事,那么,这个人就能够除却很多烦恼。保持一颗宁静的心。
壁立于仞,无欲则刚,布施心让人变得更加坚强,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,宽容心让人更加柔韧,坚韧是一种特质,像水一样,刀剑斩不断,绳索缚不住,牢笼困不得,而水滴却能穿石。

有一天,佛陀在竹林精舍的时候,忽然来了一个人,那人愤怒地冲进精舍来。原来是他同族的人,都出家到佛陀这里来了,因此他大发嗔火。
佛陀默默地听了他的无理辱骂后,等他稍微安静时,对他说:你的家偶尔也有访客吧?
那人回答:当然有了,你为什么问这些?
佛陀不答,继续问道:那个时候,你偶尔也会款待客人吧?
那个人说:那是当然了。
佛陀继续问:假如那个时候,访客不接受你的款待,那么,那些菜肴应该归谁呢?
那个人回答:要是他不吃的话,那些菜肴只好归我了。
佛陀以慈祥的目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然后说:你今天在我面前说很多坏话,但是我并不接受它,所以你的无理谩骂,那是归于你自己的啊!婆罗门啊,如果我被谩骂,而再以恶语相向时,就有如主客一起用餐一样,因此,我不接受这个莱肴。
然后,佛陀说:对愤怒的人,以愤怒还牙是一件不应该的事。对愤怒的人,不以愤怒还牙的人,将可得到两个胜利:知道他人的愤怒,而以正念镇静自己的人,不但胜于自己,而且胜于他人。

面对他人的无理谩骂,佛陀并未生气,而是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对待,甚至以一颗宽容之心为他剖析其中缘由,实际上这是佛陀对他的点悟和开示,是否能够参透,则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
在圣严法师眼中,灭嗔心是修行的必经之路,如果能灭嗔心,就能修行一切善法。当嗔心的火熄灭时,对人会生起慈悲心,会以关怀、原谅、同情的心待人;当嗔心消灭时,对一切事物的决断,会以纯客观的智慧来处理自己的问题,分析他人的问题,化解一切麻烦的问题。所以说一旦嗔心灭,一切善法生了。所以,众生在修行之时要学会以豁达的心胸待人处事,不以人之犯己而动气,以祥和慈悲的态度面对一切事、一切人,如此,就能够在世事面前如流水一样,可方可圆、顺其自然,过幸福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