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7 January 2017

阿含經故事 (2)

佛陀曾經這樣教導比丘們: 有五件事,所有的人,包括女人、男人;在家或出家,都應當時常拿來自我警惕: 

   我會變老;我不能免於變老。 
   我會生病;我不能免於生病。 
   我會死亡;我不能免於死亡。 
   我所擁有的一切,都有離我而去的時候。 
   我所做過的惡業,終究是會由我來承擔。

這樣,可以警惕以年輕力壯、沒病痛、能活著、能擁有、心存僥倖作惡而自豪的人,免除他們的沉迷與行惡,引導他們走向出世的修學之路。

有一天,跋陀夫人去世了,噩耗傳來,讓文荼王哀痛不已,整天不吃不喝,不理朝政,憔悴邋遢地守著跋陀夫人的遺體,還交代他的親信侍從官披亞卡,將夫人的遺體浸泡在麻油槽中防腐,以方便他時時看望。

披亞卡特別去訂製了一個大鐵槽,按文荼王的意思辦了,但心想,這樣下去實在不是辦法,應當幫國王找一位可以親近的沙門或婆羅門,來幫國王拔除心中的憂鬱之箭。

那時,尊者那羅陀正好在摩揭陀國的首都華氏城遊化,住在一位長者的竹林園中。尊者那羅陀是一位博學識廣,辯才無礙,善於教化的大阿羅漢,深受當地人的敬重。

於是,披亞卡向文荼王稟報,建議國王去見尊者那羅陀。 

文荼王同意了,差遣披亞卡先向尊者那羅陀求見,展現了當時王者敬重沙門、婆羅門修行者的風氣。

尊者那羅陀也同意了,願意隨時接受文荼王的來訪。 

文荼王一行人莊嚴的車隊,來到了竹林園外,大家下車步行進入園內,見到了那羅陀尊者。一番問訊禮敬之後,
尊者那羅陀說了: 大王!不要因為那些像夢境、泡沫、雪堆、幻影般無常不實之事起憂愁,為什麼呢?

因為所有的沙門、婆羅門、天、魔、梵等,世間一切眾生,有五件事最不可得。哪五件事呢?

那就是:讓我不老、不病、不死、所擁有的不失、不滅,這是世尊的教說。

大王!一般不曾聽聞這個道理的人,當他老了、病了,遇到親人死了,所擁有的失去、壞滅了,他不去想這些情形又不是只有自己才如此,是一切眾生都一樣的,因而憂愁、苦惱、哀痛不已,甚至於搥胸號泣、食不知味、憔悴邋遢、反應遲鈍而陷於迷亂。如此一來,徒增親友的擔憂、怨敵的歡喜。這就像中了浸泡過毒液的憂愁之箭,全然是自尋煩惱。

又,聽聞世尊教化的賢聖弟子們,他們深知一切眾生都無法避免老、病、死、失去、壞滅,如果自己因此而憂愁、苦惱、哀痛,搥胸號泣、陷於迷亂,只是徒增親友的擔憂、怨敵的歡喜,賠掉了自己的健康,甚至於因而喪命而已。能這樣思惟,便能拔除那浸泡過毒液的憂愁之箭,解除生、老、病、死的災患苦惱了。

對尊者那羅陀的這一番教說,文荼王聽進去了,便詢問尊者那羅陀: 這個法門的名稱是什麼?應當如何修? 

這就叫作除去憂愁禍患法門,應當從每一個念頭的思惟來修。

尊者那羅陀回答說。
真是如您所說的,是除去憂愁禍患的法門。

為什麼呢?因為我聽了以後,所有的愁苦都解除了。

文荼王作了這樣正面的回應,同時,邀請尊者那羅陀,能常到王宮教說,以使國家人民多多獲益,並且勸請尊者能將這個法門廣為教化流傳,使之永存於世。

  最後,文荼王表明要歸依尊者那羅陀。 

  「大王!不要歸依我,應當歸依佛。」尊者那羅陀說。 

  「誰是佛呢?」文荼王問。
 
  「大王!迦毘羅衛國的悉達多太子,出家學道,修道成佛,號釋迦文,是您應當歸依的佛。」尊者那羅陀說。 

  「現在釋迦文佛在哪裡?離這裡有多遠呢?」 

  「釋迦文佛已經入滅了。」
 
  「怎麼這麼快就入滅了呢?如果釋迦文佛還在世上,不論多遠,我都要去見釋迦文佛。」 

  然後,文荼王起身,合掌長跪,發願今生歸依佛、法、僧伽,願為在家佛弟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