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18 July 2016

美麗王后的前世今生

由於無明和愛欲的緣故,眾生四處地追求欲樂、愛樂。《巴利三藏》《小部.阿沙卡本生經》的一個故事,可以很好的說明,眾生是如何地四處追求愛樂。

有一次,釋迦牟尼佛住在祇園精捨時,他針對一位思念前妻的比丘,說了這個故事。佛陀問該比丘是否真的思念女人。該比丘答道:「是的。」世尊繼續問道:「你思念的是誰?」該比丘答道:「我已故的前妻。」當時世尊說道:「比丘,你不只是這一次,對該女人充滿愛欲而已,在過去世,她對你的愛,亦令你極端痛苦。」於是,世尊說了以下的故事。

在以前,有一位名叫阿沙卡的國王住在迦屍國的波達里城,公正地統治著他的國家。他的皇后烏巴里是他極親愛的人。她非常優美動人,只是比不上仙女之美而已,但已超越了所有其它的女人。在她死後,國王非常哀慟淒苦。他把她的屍體塗上油膏,置放在棺材里,然後自己躺在床底下,不吃也不喝,而只是悲泣。雖然他的父母、親戚、朋友、國師及臣民都向他說一切事物終需毀壞的,所以不必悲傷,但是都勸服不了他。在七天里,他就只是悲傷地躺著。

當時,釋迦菩薩是住在喜瑪拉雅山腳下的一位沙門。他擁有五神通及四禪八定。有一天,他以天眼通觀察印度時看到阿沙卡王正在悲泣,於是立刻下定決心要去幫助他。他運用神通飛上天空,然後降落在國王的公園,猶如一尊金像地坐在園裡的石座上。

波達里城的一位年輕婆羅門,走進公園裡時看到了菩薩。向菩薩問候之後,他即坐在一旁。菩薩友善地向他問道:「你們的國王是否是個公正的國王?」該青年答道:「是的,尊者,國王很公正。然而他的皇后剛死不久。他把她的屍體置放在棺材里之後,就一直悲傷地躺著,至今已經七天了。為何您不去解除國王的悲慟?像您如此具備德行的人應該解除國王的悲傷。」菩薩答道:「我不認識國王,年輕人。但是如果他來問我,我將會告訴他該皇后投生到哪裡,而且還會令她說話。」該青年說道:「若是如此,尊者,請您在這裡等候,我去請國王來見您。」

菩薩同意了,而那青年婆羅門即趕快去見國王,告訴他這件事。他向國王說:「您應該去見見那位擁有神通的人!」國王想到能夠再見到烏巴里皇后就感到非常高興。於是他乘坐馬車去到那公園。向菩薩問候之後,他即坐在一旁,問道:「有人告訴我說你知道我的皇后投生到哪裡,這是否是真的?」「是的,國王,我知道。」菩薩答道。國王就問她投生在什麼地方。菩薩答道:「噢,國王,由於她對自己的美貌過度自滿而生活放逸、不做善事,因此,如今她投生在這座公園裡成為一隻糞蟲。」

「我不相信!」國王叫道。「好,那麼我就帶她來見你,並且令她說話。」菩薩說道。「請令她說話!」國王說道。菩薩命令道:「那兩只忙著在牛糞里鑽的糞蟲,給我過來見國王!」通過他的神通力,它們來到國王面前。菩薩指著其中一隻母糞蟲,向國王說道:「噢,國王,你瞧,那就是你的皇后烏巴里!她剛剛跟隨著她的糞蟲丈夫,從牛糞堆中出來。」「什麼?我的皇后烏巴里是一隻糞蟲?我不相信!」國王大叫了起來。「噢,國王,我將令她說話。」「令她說話吧,尊者!」
菩薩即以神通力賜予她說人話的能力,然後說:「烏巴里!」「什麼事,尊者?」母糞蟲以人語問道。「你在前世名叫什麼?」菩薩問她。「尊者,我名叫烏巴里,是阿沙卡王的皇后。」她答道。菩薩繼續問道:「告訴我,現在你比較愛阿沙卡王,還是比較愛這只糞蟲?」母糞蟲答道:「噢,尊者,那是我前生的事。當時,我和阿沙卡王住在這公園裡,一起享受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五欲。但是,如今我的記憶已經由於轉世,而變得模糊,他對我來說又算得是什麼呢?現在我甚至希望,以阿沙卡王的喉血,來塗我這糞蟲丈夫的腳吶!」

隨後,母糞蟲即以人語,在國王的面前誦出以下的偈語:「阿沙卡大王曾經是我親愛的丈夫,我們相親相愛地走在這座公園裡。然而,如今新愁新歡已令舊的消失,我的糞蟲丈夫遠比阿沙卡更親近。」阿沙卡王聽後,即刻對自己的作為感到懊悔。他當下即命人把皇后的屍體移掉,並且清洗自己的頭。他向菩薩頂禮之後就回到城裡。後來,他娶了另一位皇后,公正地統理國家。而菩薩在教導國王、解除他的悲傷之後,就回到喜瑪拉雅山去了。

說完這個故事之後,釋迦牟尼佛再開示佛法。在開示結束之時,那位思念前妻的比丘,證悟了初道與初果。隨後,世尊說明那世的人物:「你已故的前妻就是烏巴里;你這思念前妻的比丘就是阿沙卡王;舍利弗就是那位年輕的婆羅門;那沙門就是我。

文章来源:釋迦牟尼佛(圖片)社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