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1 July 2016

佛为生父担棺 (佛典故事)

古印度舍夷國(迦毗羅衛國)國王,也就是佛陀的生父淨飯王,平生以正法治理國家,使人民知仁崇義。當時,慈悲年邁的國王身患重病,四大不調,全身肢節好像要解體一般,喘息不定,像在急湍行船難以控制。於是,左右輔佐的臣相召集全國技術高明的醫生,經過種種療治,病情始終沒能好轉。

當時淨飯王煩惱轉側不停,如同少水之魚,夫人婇女見到淨飯王如此受苦,也更加愁惱。白飯王、斛飯王、大稱王等與諸臣隨侍在旁,大眾同聲說道:「萬一淨飯王喪崩,舉國將永失慈恩庇護啊!」這時淨飯王脣口乾燥,身體因虛弱而顫動、淚流。諸王、大臣見了,長跪叉手一同說道:「大王,您一生仁慈,修善培德無有厭足,護養人民使之安樂,善名聞於十方。今日為什麼憂愁苦惱呢?」

淨飯王語聲虛弱地回答:「我今天若氣命當絕,是不以為苦的,唯獨遺憾見不到捨離世間欲望而出家的兒子悉達、次子難陀,還有總持佛法經藏的斛飯王子阿難陀、神足純備、戒行無缺的孫子羅睺羅。假使我能再見到他們一面的話,今天這些病苦的折磨,都不算什麼了。」諸王臣子聽到國王的遺憾,無不淚如雨下。

白飯王在一旁說道:「我聽說世尊現在王舍城耆闍崛山(靈鷲山)中,距離此地有五十由旬之遙。假使今天派遣使者通報,道路遠遙,不知何時可到。懇請大王要放寬心懷,不要再思念遠方的出家釋子了!」淨飯王眼角泛著淚水回答:「白飯王,我的子孫雖然今日去此甚遠,本王心中的想望不曾停止。為什麼呢?我兒成佛具大慈悲,常以神通天眼徹視,天耳徹聽,拯救、接引眾生,就算有百千萬億人,同時為水所溺,佛以大悲心,一定會做船栰度脫,始終不辭辛勞疲厭。本王心中憶念懇切,想再見佛一面,因為我相信世尊晝夜常在三昧定境,常以天眼觀照有緣可度化的眾生,如慈母想念愛子一般。

世尊在靈鷲山,以天耳遙聞迦毗羅衛城中,父王與諸王臣的對話,又以天眼遙見父王病臥床席,羸困憔悴將要命終;知道父王心中渴望再見到出家諸釋子們最後一面。於是世尊對難陀說:「淨飯王仁德勝過世間之王,是我們的慈父,如今他病得很重,我們應儘速回城,趁他命息尚存與他相見,圓滿父王的心願。」

難陀比丘受教,長跪作禮說道:「世尊!淨飯王是我輩的慈父,生育聖子利益世間,今日正是回去報答恩澤之時。」阿難尊者也合掌稟白:「淨飯王是我伯父,讓我出家成為佛弟子,故欲前往報答此恩。」羅睺羅也向前說道:「世尊捨棄王位而求道,我承蒙祖父養育成就而得出家,今日應當一同前往,奉覲祖父。」佛言:「善哉!現在正是時候,能讓淨飯王歡喜滿願。」

於是世尊以神足通躍身虛空猶如雁王,隨即現身迦毗羅衛城上方,放大光明。國中人民遙見世尊歸來,皆涕淚縱橫地說:「大王命將不久,希望如來儘速前往相見。萬一大王駕崩,舍夷國名恐怕就要消失了。」國中的人民們對著佛陀哽咽啼哭,其中或有將身上瓔珞扯下的,或有抓取塵土,灑到身上的,百姓們抱頭頓足、垂淚悲泣。於是,佛陀勸諫大眾:「無常離別,古今皆同。你們要善加思惟,生死輪迴是苦,唯有修行學道,才能真正離苦得樂。」

於是世尊以十力四無所畏,十八不共諸佛之法,放大光明,又復以三十二相、八十種好,無量阿僧祇劫所作功德,出大光明照耀內外,周遍國界。當慈光照到淨飯王後,他的病痛一時頓息。淨飯王感到奇異,忍不住猜想:「這個光明,是日月的光明嗎?還是天人的天光呢?這道光明一照觸我身,就好像天上的栴檀,讓我身體的病苦暫停了。啊!難不成是我的兒子悉達多回來了?佛所到之處,總是先見到佛光,這是常有的瑞相呀!」大稱王快步從外入宮,對淨飯王說:「大王!世尊回來了!世尊帶著諸弟子們,有難陀、阿難和您的孫子羅睺羅等,乘空而來。大王應該十分歡喜,不必再憂愁了!」淨飯王聽到佛回來,敬意備增,不覺起身而坐,頃刻間,佛陀便入宮而來。淨飯王一見到佛,遠遠地向佛高舉雙手做接足禮,說道:「唯願如來,手觸我身,令我得安,不再為病所困。此病苦好似在壓榨麻油,十分難忍,我現在可說命將斷絕,能於此刻見到世尊,一切憾恨頓時都滅除了。」

佛知父王病重羸瘦,神情轉為嚴肅,告訴難陀:「你以正念思惟、觀察,父王本來是形體巍巍,容貌端正,善行名聲遠播。現在生了重病,模樣全改,昔日端正勇健的美名,於今更何所在呢?」當時淨飯王一心專注,合掌讚歎世尊。世尊說:「父王,您不要再煩惱憂愁了。為什麼呢?因為您一生以正法治國,仁民愛物,道德純備,無有缺減。」

佛伸出金色手臂,如蓮般的手掌放在父王額頭,安慰淨飯王:「父王!您是戒行清淨之人,也已遠離心垢,今日應該要歡喜,不宜再憂惱了,應當一心思惟諸法真義。在這不牢固的世間中,生起堅固之志以深植善根。父王今日應當要生歡喜心,雖然生命將盡,自可寬心而無罣礙。」

大稱王以恭敬心對淨飯王說:「佛是您親生王子,福德、智慧與神通具足,無與倫比;難陀比丘是王次子,已度生死諸欲苦海,無礙解脫;阿難尊者是斛飯王子,具足法味,如大海般廣博的佛法,尊者都能句句不忘,圓滿總持;羅睺羅比丘是您王孫,戒德純備,已得諸禪定成四果羅漢了!您的這四位子孫輩修道有成,已壞魔的罥網啊!」當淨飯王聽聞這番話後,十分歡喜,於是伸出手捉握佛的兜羅綿手,放在他的心上。雖然躺臥著,仍然合掌以恭敬心作禮世尊。佛的手掌一直放在淨飯王心上,直至無常到來,國王即命終往生。旁侍的諸王大臣,見王駕崩,不禁放聲啼哭,舉身自撲、兩手拍地,解髻散髮一同說道:「王中尊王,今已駕崩,國失威神,我等永遠失去庇護了!」

於是諸釋子,以各種香水洗浴王身,又以劫貝帛氈及諸繒綿,為淨飯王更衣入斂,棺木放置在七寶莊嚴的獅子座上,棺前散花燒香,棺旁以真珠羅網重重垂繞。佛與難陀,在棺木前肅恭而立;阿難、羅睺羅,佇立在喪足之處。難陀長跪白佛言:「父王養育我,恩澤深重,希望佛聽許難陀擔父王棺。」阿難、羅睺羅也合掌白佛,懇求聽許擔淨飯王棺木。世尊心中愍念當來之世,人多凶暴,不念報父母育養恩德,為了教化未來的不孝眾生,於是答應難陀比丘等的請求,同時也親自示現,為父王擔棺。

這時候三千大千世界,起了六種震動,欲界諸天、四天王亦各自率領無數百千眷屬共同來赴喪。四天王恭敬地瞻望如來,知道佛為了當來之世不孝順父母的眾生,以大慈悲心,親身擔父王棺木,於是四天王長跪向佛請求:「我等是如來弟子,從佛聞法成須陀洹果,以此因緣,我等應當為佛擔父王之棺。」佛陀於是默然答應。

四天王於是變身如人形,以手擎棺擔於肩上。舉國人民一切大小皆啼泣哀哭。佛陀手執香爐,威光顯赫,猶如百千萬日同時出現,走在棺木前,引領大眾徐徐走至荼毘之處。靈鷲山眾多阿羅漢,以神足力乘空而來,頂禮佛足後稟白:「唯願如來勅使,此時此刻,應當做什麼事?」佛便告訴諸羅漢,速往大海上的小洲,取牛頭栴檀種種香木。阿羅漢尊者們於是到大海拿取香木,如彈指頃,就帶著香木歸來,共積薪木,舉棺置上以火焚之。

佛開示四眾:「世間無常,苦空無我,觀身非身,無有堅固,如幻如化,如熱時炎,如水中月,似有非實。人命無常,你們大家看見這火勢熾然便感覺很熱,要知道,煩惱欲火吞燒諸人,其勢更加猛烈。大眾當要各自努力,精進不懈,求離生死得至涅槃,才是畢竟安樂之處。」火滅後,諸王大臣收骨盛置金函,並為懸繒幡蓋,起塔供養。當時,與會大眾請問佛陀,淨飯王命終後,魂神投生何處?佛告訴大眾:「淨飯王現在已是清淨天人,生到淨居天中」。
典故摘自:《釋迦譜卷第二.釋迦父淨飯王泥洹記第十五》

省思


淨飯王以慈心仁德教化子民,今生福德淳熟,臨終前佛陀親自為生父說法,捨報即往生淨居天上。古諺云:「一子出家,九族昇天。」若論盡孝一事,莫有過於此者。而儒家也云:「立身行道,揚名於後世,以顯父母,孝之終也。」佛成道證果,說法度眾饒益有情,顯揚父母之德;更以三界之尊,示現為生父擔棺,作為後世眾生之盡孝典範,這些都是報答父母慈恩的具體表現。佛陀亦藉此因緣開示大眾,應當努力精進,求離生死得至涅槃,才是究竟安樂之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