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4 January 2016

一碗油的启示

佛滅度一百年以後,有一位南瞻部洲的大導師,名叫優波鞠多。他是一個具足三明六通的大阿羅漢。當時,有一位一百二十歲的比丘尼,在她年輕的時候,曾經見過世尊。優波鞠多尊者想要知道佛的容貌以及威儀,就想到了這位比丘尼可以幫助他解答疑惑。於是,派遣一位弟子來到比丘尼的住處說言:「我的導師優波鞠多尊者,想要到您這來請教有關佛陀的威儀、容貌。」這時候,這位比丘尼做了一個動作,就是用缽盛滿麻油,放在靠近門的下方,意思是想要試探這位尊者是不是有具足威儀。

優波鞠多尊者來到這位比丘尼的家門口,輕輕的推開門,結果麻油溢了一些些出來,這時的尊者並沒有注意到。尊者坐好位子,向這位比丘尼問道:「聽說你見過佛陀,他的容貌如何呢?是否可以說出來讓我聽聽?」比丘尼回答:「那時我年紀很輕,聽到佛陀來到村子裡,大家都很歡喜,呼喊著佛陀來了!佛陀來了!我也跟著眾人一起出來迎接佛陀,一走出村子,就看到一片光明。我看到這片光明,心中非常歡喜,馬上五體投地的禮拜了;這時頭上的金釵,忽然掉落在地上,原本黑暗的大林子裡,因為佛陀的光明,照耀十方,使整個林子處處光亮,比十五的月亮還要光明。因此,我找到了我的金釵。從這時候起,我做了比丘尼。」

優波鞠多尊者又問:「世尊在世的時候,比丘們的威儀、禮節,又是如何呢?」比丘尼回答:「佛陀在世的時候,有一群無慚無愧、不懂禮貌,不聽佛的教誨,又沒有精進用功的六群比丘,他們是最不好的出家僧。但是,他們的威儀,卻遠超過尊者您。怎麼說呢?因為六群比丘進入房舍,必定不讓麻油溢出來。雖然他們弊惡不聽從佛的教導,但是比丘行、住、坐、臥的威儀法則,卻都能夠守持的很好。尊者您雖然證得六神通,是大阿羅漢,但在威儀上顯然還不如六群比丘。而就此點來觀察,更可以說明佛在世時,眾生的根機是比現在更為利智啊。」優波鞠多尊者聽到比丘尼如此說法,不僅深刻感受到佛住世時,眾生善根利智的景況,也為自己應在威儀及修行上更加提升而深感慚愧。

原典出處:《付法藏因緣傳‧卷三》

省思


凡夫之心是粗中之粗,菩薩的心是粗中帶細,而佛的心是細中之細。在未成佛道前,我們的心都還不夠細膩。能落實「行如風、立如松、坐如鐘、臥如弓」,則有儀可敬,有威可畏。威儀是發諸於心而呈現於外的細行,言行端正,能令大眾信服,也能自利於自己的修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