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20 November 2015

佛示四种鸟喻

一日,佛陀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為比丘們開示法要:「比丘們!你們應當知道,世間上有四種鳥。有的鳥,聲音美妙,形體醜陋;有的鳥,外形出色,聲音難聽;有的鳥,聲音刺耳,形體也醜陋;有的鳥,形體好看,聲音也悅耳。」

「什麼樣的鳥音聲美妙,但是外形卻很醜陋呢?如同拘翅羅鳥,這種鳥聲音美妙,外形卻醜陋;什麼樣的鳥外表出色,音聲卻不堪入耳呢?如同鷙鳥,這樣的鳥外形出色,音聲卻不堪入耳;什麼樣的鳥不但音聲刺耳,連外形也醜惡難看呢?如同兔梟,這樣的鳥不但音聲刺耳,連外形也醜惡難看;什麼樣的鳥不僅音聲宛轉動聽,而且有著莊嚴的外表呢?如同孔雀,這樣的鳥不僅音聲宛轉動聽,而且有著莊嚴的外表。比丘們!世間上有這四種鳥,你們應當知道。」

「這世間上也有四種修行人跟鳥一樣,你們應當知道。是哪四種呢?或有比丘相貌端正,來往出入、著衣持缽、舉手投足之間,都能具足威儀,然而,卻無法誦讀佛法,對於初善、中善、竟善之理,不僅不能理解、依之實行,也沒有勤於諷誦研讀,這類修行人形好而聲不好。」

「什麼樣的修行人聲好而形醜呢?或有比丘出入往來、行住坐臥、著衣持鉢時,雖不具備威儀,卻擅於演說佛法;他們精進於持戒,能溫習所聽聞的法,並且多所聞知各種法義,能夠通達初善、中善、竟善的義理,具足修持清淨梵行,同時善於受持、諷誦諸法,此種修行人,聲好而形醜。」

「哪一種修行人聲醜,形也醜呢?有一種比丘,違犯禁戒、不思精進、不多聞佛法,即便聞法也很快忘失;雖然知道應該具足清淨梵行,卻不肯依法修行,這種修行人聲醜,形也醜。」

「哪一種修行人聲好,形也好呢?或有比丘威儀端正,出入往來、著衣持鉢之時,不會左顧右盼;他們精進修行善法、具足戒行,對於微小的過錯尚且心懷恐懼,更何況是大過失呢?同時廣學多聞、憶持不忘,對於經典所說的初善、中善、竟善,諸所有法,能依之修行,也勤於諷誦研讀,這類修行人聲好、形亦好。」

「諸位比丘!你們應當知道這世間有此四種修行人。所以,比丘們!應當向聲好、形也好的修行人學習,以他們為榜樣,要如此去用功!」 當時,比丘們聽聞佛陀開示之後,皆大歡喜,信受奉行。

典故摘自:《增壹阿含經.卷十七(四諦品第二十五)


省思

昔日,馬勝比丘以其端正的威儀,啟發了舍利弗的善根,間接地度化了目犍連。可知佛法中「三千威儀,八萬細行」的行門,不僅是修行的落實,更是無言的教化。「像佛形儀,具佛戒律,得佛受用。」這是說修行人當以佛的威儀為榜樣,當以持守佛制的戒律為要務,當以體證佛的心法為受用。以「佛心為己心、佛言為己言、佛行為己行」,端正三業,嚴淨身心,進一步發願,將佛法的慈悲與智慧廣傳於世,引領有情眾生一同走向離苦得樂的清淨、解脫大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