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2 November 2015

佛陀最后教诲

昔日佛陀在古印度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弘法,當時,舍利弗尊者辭別世尊之後,返回位於摩竭提國的故鄉那羅村,示現身染重疾的病緣,預示即將般涅槃。尊者的侍者純陀沙彌(均頭沙彌)隨侍在側,直至舍利弗尊者涅槃圓寂。在恭敬供養禮拜尊者之後,純陀沙彌收取尊者荼毗後火焚不壞的舍利,帶著尊者的衣缽一路風塵僕僕地回到王舍城。

入城之後,洗淨塵垢,純陀沙彌捧舉著尊者的舍利和衣缽,前往阿難尊者的住所,稟告阿難尊者:「尊者!我的和尚舍利弗尊者已經入涅槃,我將尊者的舍利和衣缽帶回來了。」

阿難尊者,聽聞這個消息,立即到佛陀前稟白此事:「世尊!純陀沙彌帶回舍利弗和尚入涅槃的訊息,我現在身體好似被一一肢解般痛苦,心亂如麻的無法言語。」

佛陀慈悲開導阿難尊者:「為什麼如此悲傷呢?阿難!舍利弗入滅時,帶走了他所受持的戒身、定身、慧身、解脫身、解脫知見身嗎?」

阿難回答佛陀:「沒有,世尊!」

佛陀再問阿難:「難道是我成佛以來所教導的四念處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覺支、八正道,都隨著舍利弗一同入涅槃了嗎?」

阿難回稟世尊:「都不是的,世尊!雖然佛陀的教法並未隨著尊者入滅,然而,舍利弗尊者一生嚴持戒儀,博學多聞,少欲知足,遠離塵世欲樂,並且精勤攝持正念安住正定,一心正受甚深廣大無邊的智慧。尊者智寶成就,所以能依著人們的根機而示現、教誡、照護、鼓勵、讚歎,為大眾開演法要。世尊!我是因正法的傳布,和眾生頓失明師引導而感到愁憂苦惱。」

佛陀進一步為阿難開示:「阿難!不要再愁憂苦惱了。為什麼呢?世間萬事萬物,都是敗壞之法,要讓它常保不壞,是不可能的事。我曾說過,凡是一切喜愛貪著的人事物,終將離別壞散,不可能永恆不變。就好像一棵枝葉果實都極為茂盛的大樹,最大的枝幹會先折斷;又好比一座大寶山,也是從大塊岩石先崩落;同樣的道理,當我將要入滅時,如來的弟子們也是從大聲聞弟子先行入涅槃。

過去,有舍利弗遊行教化的地方,就如同我在那裡一樣,因為,舍利弗能夠將我的教法正確無誤地宣說弘傳。

現在,阿難啊!如同我先前所說,世間一切可愛順意的事物,終究要別離分散,所以,不要再悲愁了。阿難!要知道,不久之後如來也將般涅槃。所以,阿難!應當要以自依歸,要以正法為依歸,切莫依歸其他不可依靠的邪師異法。」

阿難尊者請示:「世尊!可否請您進一步開示如何以自依歸,以正法為依歸,不以邪師異法為依歸?」

佛陀教導阿難:「比丘應當精勤修習四念處,安住身念處,隨觀內身,以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染和憂愁,如此,隨觀外身及內外身,乃至受念處、心念處、法念處,都用這個方法修習觀行。阿難!能夠依此修行,就是自依歸,以正法為依歸,不以邪師異法為依歸。」

比丘們聆聽世尊的開示後,個個法喜充滿,歡喜奉行佛陀的諄諄教誨。

典故摘自:《雜阿含經.卷第二十四》

省思

無常是世間的實相,生滅是自然的法則。世人所追求的名利財色,所愛念、適意之物,皆是短暫擁有,不可長保,一如佛陀所說,是敗壞之法,是乖離之法,是別離之法。唯有依修行所成就的福德與智慧,才是永恆而不可壞滅。因此,我等應當依世尊教示,以正法為依歸,修習四念處、四正勤、八正道等法門,藉此調伏、斷除世間貪愛、憂惱,得至涅槃解脫,便能一得永得,永不再失,生生世世受用不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