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1 October 2014

善待生命

人往往只关心注重自己,关怀他人的人很少,即便是在学佛的人当中,唯希图自己得证佛果,对众生疾苦漠然视之者也不乏其人。尤其近些年来,外道猖獗,邪说谬论横行,加之受外来文化的冲击,人们无有正见,颠倒妄想,热衷于外在的色声等六尘的感官快乐,道德伦理观念淡薄,在声色犬马的生活中,不断地制造着生命的悲剧。

近年来,仅在屠杀生灵以满足私欲上,早已发展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,乱杀滥吃的风气遍及大江南北、长城内外,从上层社会到普通百姓,无处不是疯狂地吃着鲜活的生命。纵观历史哪个朝代有过这样的疯狂,无论大街还是小巷,叫卖鲜活血肉众生的比比皆是。如今的蔬菜市场,亦简直成了“动物大世界”。当今的吃法与杀法,前所未有,可谓登峰造极,实在是惨不忍睹。

在武汉及南方一些城市,你如果想吃青蛙,随便走到哪里都可以买到剥皮、砍掉头、挖出内脏并穿成串的“活青蛙”,叫卖者口里不断地嚷着“不是活的不要钱”,一边叫一边敲着刚剥下皮不久正在痛苦挣扎的青蛙。有些刚刚生下来的小生命,如幼猪、幼鸽,尚在呦呦待哺之中,还未发育成熟,就已被烹成脆皮乳猪,火熟乳鸽,还有更令人怵目惊心的菜谱如“铁板烧”“龙虎斗”、“炸凤凰”、“炖全鸭”等等,可以说,每一道菜都是一曲充斥着血腥味的悲歌。如有一道菜叫“白玉穿龙”,是将活泥鳅与豆腐一起煮,在烧煮的过程中,泥鳅痛苦难忍挣扎游窜,自然钻入豆腐之中,最后与豆腐一起煮熟。这种悲惨的景象实在是催人泪下,正如弘一大师的一首《示众》诗:“景象太凄惨,伤心不忍睹,夫复有何言,掩卷泪如雨。”但设身处地为物类着想者寥寥。

科技与经济的高速发展,为杀生行业的兴旺提供了方便条件,随着饲养技术的改良,快速养殖法已出台,在饲料中加入催生激素,使动物快速生长,缩短成熟周期,在这种饲养方式下,动物的厄运提早降临了,一批批速生家禽、畜类,被送往屠宰场,然后又被贩卖到各大城市,成为人们口中的食物。在南方有不少高效养殖厂,每年都有大批鳗鱼被宰杀,冷冻后运销日本。在沿海地区的许多港口,一艘艘满载着鳗鱼的轮船驶向日本,呜呜的汽笛声仿佛是为惨死的鳗鱼所凑的哀曲……

在禽畜专业市场上,大批人工养殖的蛇、龟、狗、鸡、鹅、鸭及鸟类等被关在笼中待售,这些可怜的众生忍受着囚禁、酷热、饥渴等巨大的痛苦,在臭气薰天的恶劣环境中煎熬着,其最终的命运则是“上刀山、下火海”的悲惨结局。

九十年代末,香港发生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鸡瘟疫,为了防止传染病的漫延,政府下令停止销售鸡禽,仅在几天之内,就有一百多万只鸡被宰杀,鸡瘟疫得到了一定的控制,无辜的鸡却为此葬送了生命。人们是否想过,二战其间,仅在奥斯威辛一个集中营,近四百万人遭到了纳粹分子的血腥屠杀,在南京大屠杀的惨案中,短短几天内,穷凶极恶的日军凶残地杀害了三十万同胞,对此我们称之为惨绝人寰、震惊中外的悲剧,可这一百万鸡的死,却无人为之鸣不平,难道是因为鸡是禽类,不如人的生命尊贵,便可任意宰割、漠然视之吗?我们佛教徒把一切众生都视之为平等,是没有差别的。法国哲学家、作家伏尔泰,虽不是佛教徒,但他的平等心肠,不禁由衷地使人赞赏。他说:“将其它的动物看作我们的兄弟;因为它们和我们一样赋有生命,因为它们有和我们同样的生命元素,同样的感觉,同样的忆念,它们只缺少了人类的语言能力。如果它们有了,我们还敢杀它们、吃它们吗?我们敢犯这种杀兄弟姐妹的罪吗?”如果人人心中有了这个观念该多好啊!

只图一时口欲,无有因果观念的人们,麻木不仁,愚痴凶残地肆意残杀生灵,制造了一个使有情不得安宁的悲惨世界,也给自己的今生来世投下可怖的阴影。恳请杀生食肉的人士对广大有情生起慈悲之心,励力戒杀,善待生命,奉行素食,这样就可以减少和断除生命悲剧的发生,如此我们人类共住的地球不就真正变成美好的安乐园吗?!
 原文智悲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