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9 September 2014

執著與自在

      什麼是執著?對於外面的事情,成敗、得失、是非、人我,放不下,就是執著。有了執著,就是煩惱的根源:深的執著就是大煩惱;淺的執著就是小煩惱。自己作主,想辦法在心念上放掉執著,就能解脫煩惱。 

  而在心念上如何放掉執著?要聽經聞法,了達一切現象是因緣果報,緣起也會緣滅,除了清楚明白的靈知靈覺外,一切現象的真性本是空,很快會緣滅,只要甘心甘受,讓心不起波浪,就是不執著,就能解脫煩惱。

   知道卻做不到,怎麼辦?可藉誦經或聽經聞法,增加智慧;打坐,增加定力;參加法會,消除業障,增長福報;則心念上,放下執著的力量就慢慢增強。沒有「天生的釋迦,自然的彌勒」,他們都是從練習放下執著而成就。對自己要有絕對的信心,相信每個人都可以由練習而做到。

   「放下布袋,何等自在!」背在身上的布袋,就是掛在心上的執著。自己學習放下,即得到輕鬆自在。 

懂得寬容,天地更廣闊  

  時時檢視自己:今天有什麼成敗,心念離開了沒有?今天有什麼得失,心念離開了沒有?今天有什麼是非,心念離開了沒有?今天有什麼人我問題,心念離開了沒有? 

  若沒有離開,告訴自己只是緣起緣滅,我願意甘心甘受,只有自己可以改進;煩惱不干別人任何事,是我自己所引起,因為我執著。 

  若能把成、敗、得、失、是、非、人、我這幾個字,牢牢記在腦裏,一煩惱時,就可以檢視是那一個字令自己放不下?就是這個字,令自己起了煩惱、執著,令自己不自在、不快樂。 

  找到了賊,就容易抓到賊;賊,都是自己起的念頭,是自己令自己煩惱,自己的賊最好抓,最好改。只要自己願意放下,在念頭上就不與人計較,就等於寬容了別人。釋迦牟尼佛說:「萬法唯心造」,因為我們的心念寬容了別人,慢慢地,人家自然以寬容的心對待我們,最終還是自己的日子愈來愈好過。 

  如果需要花一些時間才能甘心甘受,則煩惱就維持一段時間;如果能馬上甘心甘受,反求諸己,則煩惱一瞬間釋放。所以這是端看自己心念反轉力量的強弱。力量若不夠,還是要誦經打坐、聽經聞法、參加法會。或者每天早晚,靜下心來檢討反省,自己都會得到很大的利益。 

活在當下
 

  如果一直放不下,就無法「活在當下」。每個一瞬間的當下,若能清淨無染,沒有染著任何的執著,當下的自己是很自在的,這才是「活在當下」的真正意義。否則念頭被執著、妄想所牽絆,就是活在執著、妄想中。而在執著、妄想裡,都是人我是非,我們就是活在人我是非中,而非活在當下了。 

  人我是非的生活充斥著無量的煩惱,因為不知不覺中,就會仰仗別人對自我的肯定,或者不知不覺中,就會希望別人順自己的定義而表現;而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定義,不可能達到全盤的「順」,這就是煩惱的來源。 

  若能活在每一瞬間「清淨無染的當下」,累積起來就是「清淨無染的現在」,再累積起來就是「清淨無染的一日」,再累積起來就是「清淨無染的一生」。這樣真正能為自己活出光明、自在的一生。這一生若光明,我們的生命就光明。 

永恆不滅的真生命


  什麼是我們的生命?靈知靈覺是我們的生命,因為靈知靈覺的這念心,不生不滅,這才是我們的真生命。如何證明靈知靈覺不會死?看看我們為什麼拜往生的人?因為靈知靈覺還在;看看我們為什麼可以進行胎教?因為一受孕,神識就入胎了。所以沒有一個時刻靈知靈覺是不存在的。很多人也有經驗,若對昏迷的人說話,常常會有些許的反應,雖然昏迷,還是有靈知靈覺的。 

  因為靈知靈覺的心不生滅,所以人的生命是無窮盡的。因為無窮盡,所以很有意義、很積極。我們動的任何念頭都會影響未來:動善念得富貴,動清淨念得光明,所以現在可以決定未來,豈不是很積極? 

  但有人認為,喝了酒也可以放下執著、忘卻一切煩惱。殊不知,如果我們喝多了酒,只能暫時放下執著;但酒醒了,煩惱並沒有減輕。因為在麻醉自己的當中,能夠檢視自己是否執著的能力(即覺性),大為降低。雖然會從酒醉中醒來,卻因為放下執著的能力無法發揮,煩惱並不會離去。 

  不但如此,累積的酒量愈多時,能夠檢視自己是否執著的能力愈低;此覺性愈低,煩惱累積愈多,使得生命愈來愈黯淡。酒,實在是我們學習放掉執著,得大自在的障礙。放棄喝酒,也是放下一種執著。 

人生最重要的事
 

  常常記得看看:成敗得失、是非人我、或者殺生、偷盜、妄語、邪淫、飲酒,是什麼令自己執著?常常思惟佛法,放下這份執著,就是我們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。 

  只要我們能放掉部分執著,就得小自在;能放掉全部執著,就得大自在。心中無煩惱執著,則什麼人也搶不走我們內心的自在與解脫!這才是真快樂!

Source :  中台世界  
文/林慈惠(中台禪寺護法總會秘書﹔普眼精舍、天祥寶塔禪寺副會長)